滬投聯盟歡迎你!咨詢熱線: 400-080-1233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

被酷派罷免的蔣超,“來去”匆匆

2019-01-17 閱讀(6128) 來源:滬投聯盟

對蔣超而言,2019年的開局并不盡如人意,甚至有點狼狽。

猝不及防地,他前腳還在美國暢談酷派未來,后腳就被“掃地出門”。1月13日晚間,酷派集團突然發布公告,稱已經于兩日前召開的董事會會議上罷免副董事長兼CEO蔣超的一切職務,并終止所有相關服務合約及雙方的雇傭合約。

從坐上酷派CEO的位置,到如今被“掃地出門”,中間也不過一年的光景,個中的落差可想而知。

“聰明人”蔣超

一家上市公司(目前停牌中)以“罷免”這樣的字眼宣告CEO換血,在某種層度上折射出雙方并非“好聚好散”,因為按照以往慣例,出于護全雙方顏面或者穩定局面等種種因素考慮,大多會選擇“以個人原因離職”這樣溫和的理由。

不過,出人意料的是,向來有一說一、不吐不快的蔣超事后卻回應稱,“整個青春年華,曾經做到300億元年銷售額,也無遺憾了。”言語中沒有任何不滿情緒,相當體面。

這與當年“手撕”周鴻祎的風格,截然不同。

蔣超是在2002年進入酷派的,算起來已經有十六七年光景,是“老”酷派人了。那一年,以尋呼機起家的酷派,開始轉型進入手機研發領域。

被罷免之前,他在酷派頭銜眾多,同時兼任行政總裁(CEO)及財務總監,但所占股份不多,僅持有酷派0.47%的股份,只能算是一個職業經理人。

作為職業經理人,蔣超的履歷是亮麗的,而他的聰明,在酷派內部是公認的。聰明人分兩種,一種不顯山露水,一種外露于人前,大多數時候,蔣超屬于后者。

“30年前,我于15歲的稚嫩年齡參加了高考,以遠超過重點線的考分只選擇了中山大學,只是因為那時中大離西方文明最近……”他在微博上曾這樣寫道。

1991年從中大經濟學本科畢業,他赴美前往斯坦福大學留學,擁有會計行業最具含金量的ACCA和CPA證書,是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的會員及中國執業會計師,據說當年他創造的ACCA稅法93分這個單科全球最高分記錄,至今十幾年來無人可破。

不管是長相還是氣質,蔣超跟攜程創始人梁建章都有幾分相似,給人一種儒雅的學者氣息,巧合的是,兩人同樣都是學霸型海歸,只不過。蔣超一直走的是相對溫和的職業經理人路線,而梁建章則是狼性十足的創業者。

進入酷派之前,蔣超曾任職國家審計署,隨后相繼跳槽到兩家無線通信公司——僑興電子有限公司和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,擔任財務及會計職務,一路順風順水,波瀾不驚。

手撕周鴻祎

在酷派,財務出身的蔣超以“財技”為眾人所樂道,憑借過人的融資能力幫助酷派扛過2008年的金融危機。可以說,蔣超之于酷派,類似于劉熾平之于騰訊,蔡崇信之于阿里。

然而蔣超的名字開始向外走紅,卻不失因為“財技”,而是2015年與“紅衣教主”周鴻祎的那幾場“口水仗”。

兩人開撕的導火索是,酷派在牽手360之后公然“出軌”,把18%股份作價4.5億美元賣給樂視,此舉使得樂視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,也從而導致周鴻祎極度不滿。

這得從2014年,酷派命運大翻轉開始說起。眾所周知,此前憑借搶占3G終端市場,手握無數專利的酷派,曾與華為、中興、聯想等老牌手機廠商齊名,有“中華酷聯”之美譽,2012年酷派銷售額曾破百億,國內市場份額排名前三。

2014年更是達到銷售巔峰,這一年上半年,酷派營業收入150億港幣,增長54%,利潤4億港幣,增長94%。

但天有不測風云,頂著互聯網思維光環的小米祭出“極致性價比”,從而攪動手機市場,極大沖擊了酷派、中興、華為等一眾老牌手機廠商。更要命的是,進入下半年,運營商開始大幅削減手機補貼,而一直以來運營商渠道在酷派總銷售中占比高達80%,這意味著高度依賴運營商的酷派被攔腰斬斷營銷渠道,業績遭受重挫。

為了自救,這一年年底,酷派與周鴻祎領銜的奇虎360“牽手”,把旗下的互聯網手機品牌“大神”剝離出來與奇虎360成立合資公司奇酷科技,一起造手機。只不過,據2015年中財報顯示,情況依舊不容樂觀,如果不算上賣給奇虎360的4.5億美元,酷派凈虧損達5億人民幣。

急需輸血的酷派,又找來樂視,這自然引發二度殺入手機行業的周鴻祎極度不滿,于是,6月28日,向來以“敢怒敢言”著稱的周鴻祎,在朋友圈強硬表達不滿。

有意思的是,蔣超以酷派代表的身份出來應戰,雙方在微博、朋友圈等社交平臺上你來我往,大戰兩個回合,言辭犀利露骨,蔣超一戰成名。

匆匆“上位”又匆匆“下臺”

誰也沒有想到,這場轟轟烈烈的“3酷大戰”,竟然以如此戲劇性的結局收場。

在與周鴻祎多次“交手”中,蔣超不僅沒有占到便宜,還背負了“不地道”的罵名。盡管蔣超在微博上多次發文強調“樂視入股酷派是征得周鴻祎和360同意的”,但在360祭出以酷派違反競業禁止協議為由反制酷派的殺招后,大多數人認為酷派“違反契約精神”。

2015年9月14日,輿論上處于“下風”的蔣超,突然在微博上曬出兩張到訪360總部的照片,疑似與周鴻祎和解,他這樣配文,“縱然風雨連綿,但也總會有晴天的。”更加耐人尋味的是,之后360持有奇酷股份增至75%。

這場持續了三個月的“口水仗”,就此落幕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酷派創始人郭德英逐漸退出管理,樂視成為了酷派大股東后,酷派CEO一職由原華為榮耀總裁劉江峰擔任,蔣超則保留副董事長身份,鮮少露面。

隨著樂視爆發一連串風波,受此影響,酷派陷入困境,劉江峰也隨之離職。在這樣危急存亡之際,蔣超不得不扛上大旗出任CEO,酷派的重心由國內市場逐步移往美國市場。當時很多人都不看好蔣超,認為這是酷派無人可用才不得已而為之。

后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,蔣超掌舵酷派不到一年,就被罷免,不免讓人唏噓。

誠如電影《阿甘正傳》中那句經典的對白,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是什么味道。

旋转大战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