滬投聯盟歡迎你!咨詢熱線: 400-080-1233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

她是神州“鐵娘子”,如今對標星巴克“攪局”咖啡市場

2019-01-23 閱讀(7270) 來源:滬投聯盟

瑞幸咖啡這位“攪局者”,打著新零售專業咖啡運營商的旗子,正以出道僅一年,開店超2000家,燒錢10億,虧損8億多等借助資本力量瘋狂跑馬圈地的架勢,攪動著咖啡市場,試圖打破“一超多強”的局面。

它背后的掌舵者——錢治亞,外表溫婉大氣,內里藏著一顆“鐵娘子”的心,對互聯網江湖“唯快不破”的打法,輕車就熟,大有一種“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遍長安花”的磅礴氣勢。

神州“鐵娘子”

錢治亞,素來有“鐵娘子”之稱,身上有著“巾幗不讓須眉”之氣。

熟悉她的人都認為,表面安靜溫婉的錢治亞,骨子里卻硬氣得很,說話處處帶著“狠”勁兒,做事雷厲風行,霸氣外漏。

錢治亞可是見過風浪的人,早在殺入咖啡市場之前,她便在以硬漢競技場著稱的汽車江湖縱橫十幾年。

2005年,從北京大學高級工商管理學研究生畢業后,錢治亞的第一份工作便選擇了男性占主導的汽車行業——北京華夏聯合汽車俱樂部有限公司,職位是副總裁。

2007年9月,做著通訊代理的陸正耀決定創業,瞄準的是汽車租賃市場,急需要這方面的人才。于是,他看中了此時正在汽車江湖廝殺的錢治亞,二話不說將錢治亞挖到剛起步的神州租車,錢治亞就此成為元老級人物。

后來,她從行政人事經理一路成長為神州租車和神州優車的COO。

果然,錢治亞并沒有讓陸正耀失望,在神州租車那十年,她將雷厲風行的作風貫徹到底,不無夸張地說,她幾乎“操盤”著整個集團的業務運營,“我只負責戰略規劃和業務布局,至于具體怎么干全是治亞他們的事。”陸正耀曾這樣說。

眾所周知,汽車行業向來是硬漢的競技場,神州租車向來走的又是重運營模式之路,這就意味著錢治亞要負責包括全國1000多家門店,100000多臺車,超過40000名員工的高效運轉,而神州租車各地負責運營的大區負責人也以男性居多,管理難度之大可想而知。

就連陸正耀也多次對外感慨說,“租車不好管,車和人都飄在外頭,做好并不容易。”

不過,善于規劃、執行力又強的錢治亞,執掌起來游刃有余,成為了陸正耀的左膀右臂。

“攪局”咖啡市場

很快,錢治亞又被卷入一場“白刀子進,紅刀子出”的網約車肉搏戰。

從2014年開始,隨著Uber進入中國,滴滴和快的相繼推出專車服務,汽車江湖風起云涌。

為了應對易到、曹操、神馬、滴滴、快的、Uber等網約車企業的圍剿,錢治亞和陸正耀決定上線神州專車,與競爭對手近身肉搏,網約車市場硝煙彌漫。

就像曾經的千團大戰、視頻混戰一樣,互聯網垂直賽道只容得下前兩名,仿佛早已成為行業的一種“隱形規律”。在資本的助推下,網約車企業紛紛走上瘋狂鋪量,燒錢補貼、狙擊對手的老路。

這場混戰持續兩三年,后來的結局我們都知道,與樂視“牽手”失敗的易到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困境,滴滴與快的合并,Uber退出中國市場,而神州專車主體公司——神州優車則掛牌新三板,市值突破460億元。

2017年11月8日,錢治亞前腳剛從網約車之戰中抽離,后腳就高喊著“打敗星巴克”殺入咖啡市場。先是神州優車發布公告,宣告錢治亞離職,接著錢治亞本人在朋友圈更新動態,稱“今天是我在神州的最后一天,在這里工作10余年,很幸運和各位伙伴共事。所以,我會帶著這份幸運創業,下一站,luckin Coffee,不見不散。”

據公開數據顯示,錢治亞持有神州優車股份1,800,000股,占公司股本的0.07%。但辭職后,不再擔任任何職務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盡管單飛,錢治亞與陸正耀的關系依舊融洽。當錢治亞決定創辦瑞幸咖啡(luckin Coffee)時,作為昔日上司的陸正耀不僅出錢,還出力。陸正耀先是做了錢治亞的天使投資人,隨后再私人借了一筆錢給她,并且拉了幾個“媒體的老朋友”為她組了一場飯局,托付大家關注一下老部下的新事業。

此外,陸正耀還將公司新大樓空余區域租了一部分給瑞幸咖啡。“以后要是地方不夠用了,我會提前半年跟她打招呼,她再找別的地方。”在那場飯局上,陸正耀透露。

高歌猛進,高舉高打

由老東家背書,再加上錢治亞本人在商場縱橫多年的經驗,一上來,錢治亞就高舉高打,以出道僅一年,開店超2000家,燒錢10億,虧損8億多,還傳出上市的驚人壯舉,就此廣為人知。

而且對標的是咖啡市場龍頭大哥——星巴克。在一次對外采訪中,錢治亞坦言,“我們的目標就是要(在國內)打敗星巴克。”

這樣的膽識與氣魄,實在不容小覷。

其實這次創業,錢治亞“預謀”已久。起因是由于經常加班,錢治亞對咖啡有著濃郁的情結,后來經過市場調查,她發現國內咖啡市場是一片藍海,相比歐美等國家對咖啡的倚重,國內市場有待開拓和教育。

“我覺得以我在神州干這么多年,在行業的口碑和這么多年的積累,10億融資的能力還是有的。”這也是錢治亞信心的來源,畢竟是經歷過網約車肉搏戰的老將。

有意思的是,隨著瑞幸咖啡投資人名單的不斷拉長,錢治亞也將網約車“瘋狂鋪量、燒錢補貼、狙擊對手”的老一套帶到瑞幸咖啡。據統計,瑞幸咖啡先后完成的A、B兩輪融資金額都高達2億美元,截至2018年12月,瑞幸咖啡估值達22億美元。

僅僅一年時間,瑞幸咖啡瘋狂攻城略池的戰績驚人,到2018年12月底,旗下直營門店已經超過2000家,直逼咖啡行業龍頭老大星巴克,成為傳統咖啡市場的攪局者。很明顯,錢治亞是信奉互聯網江湖“唯快不破”那一套的。

在錢治亞打著新零售的旗子高歌猛進并一步步逼近下,星巴克不得不應戰。2018年9月,向來深耕線下的星巴克與餓了么聯手,推出“專星送”外賣服務,開始向新零售靠近。

只不過,在一輪輪狂熱燒錢攻勢過后,瑞幸咖啡虧損高達8億多人民幣,有人擔憂它會成為下一個ofo,對此,錢治亞顯得很淡然,“我認為我燒出去的每一分錢都是能換來用戶的,所以對我們來講,我認為是值得的。”

也許,于錢治亞而言,互聯網江湖廝殺,“唯快不破”。

旋转大战电子